北京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玄霸九天第八百四十八章遇禁锢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1月22日

玄霸九天 第八百四十八章 遇禁锢,守山大阵

“师父,前方就是龙虎山了!”

天色接近中午,前方的隐约有一座连绵起伏的山脉,隐约成一龙一虎的形状,雄视西南诸域。这就是张天师的龙虎山。

一黑一青两道玄光,在高天之上定住了身形,随即玄光敛去,露出了洛白水和许阳师徒二人。

缓缓落在地上,入眼即可看到大片的田地处于荒芜的状态,一个个村镇庄子被毁坏,沿途还有不少尸骨。

“海云内乱,受苦最重的,还是西南诸域的平民啊。”许阳感叹道。

“不少村庄都残破不堪,应该是海云玄军清剿出云复**残余的时候导致的,他奶奶的,十个村镇里头,也未必能藏着一个出云余孽,可现在这些庄子都被毁掉了。张昭重老贼的野心,害人不浅!”

师徒二人一路向龙虎山的方向前行,所过之处,十室九空。

到了龙虎山脚下,许阳和洛白水却意外地看到了几个不一样的村庄,虽然建筑残破,但已经搭起了不少简易的棚屋,许多村民,在荒芜的田地里辛勤劳作。

在村庄的周围,不少田地已经有了一丝绿意,那是庄稼的幼苗。

“老人家请问一下,”许阳叫住了一个老农,“从此处前往龙虎山,走哪一条山道?”

其实凭着许阳和洛白水的本事,直接飞到龙虎山顶,去真龙大殿寻找秦莞莞也没有问题。只不过为了表示对这位未来师母的尊重,两人便决定从山道前行。

那老农看到了许阳、洛白水的衣衫华贵。有些敬畏:“龙虎山……两位是去龙虎山拜师学艺?现在的龙虎山,可不比当年了。早就关闭了山门……每天都有不少龙虎山门徒偷跑出来,都没有人管……”

老农絮絮叨叨地说道:“你们要去的话,从这条路向东去,经过一线崖就能到了。”

“老人家,我一路上看到到处都是荒地,你们这里倒是勤勉得很,种下了庄稼,真了不起。”许阳看到老翁有些拘谨。微微一笑夸赞道。

老农来了精神:“这都要感谢圣母娘娘,要不是她,我们哪来的种子种地啊!”

“圣母娘娘?那是谁?”不仅是许阳,就连一边的洛白水也竖起了耳朵。

“圣母娘娘,是天师大人的二弟子,长得比神仙还好看,性情更是慈善无比。上次分发种子就是她带人来的,我们齐庄上下,都感念她老人家的恩德。”

一路说话,老农已经将两人带到了路口处,指着一条东侧山道:“两位大人,想要去龙虎山的话。走这里就可以。不过路途艰险,还有龙虎山的阵法守护,一般人是上不去的。”

“哈哈,我们不是一般人!”洛白水扯了一把许阳的胳膊,跟老翁道了个谢。大步流星地向山道走去。

刚踏上这条山道,两人都感到一阵无形的压力涌来。一种淡淡的封禁力量,作用在两人的身体之上。不过这种力量并不强,只能对付玄师级别的玄者。

向山上看去,一缕缕薄雾,渐渐变得浓郁。

“乖徒儿,感觉到了没有?”洛白水呵呵笑道,“这就是龙虎山的祖师布下的守山大阵,这里只是山脚,压力就足以禁锢玄师。估计到了峰顶,就连玄皇高手的实力,都要打个折扣。当年张昭重老贼实力不如海皇海无量,但凭着这守山大阵,却让海皇也无计可施,不是没有道理的。”

“师父,阵法总要有人主持,不会凭空运行。我们刚来到这里,就遇上了阵法之威,看来那位师母,不怎么想要看到我们啊。”

洛白水有些尴尬,敲了敲许阳的脑门:“胡扯什么?乖徒儿,给老子喊门。”

“你自己为何不喊?”许阳嘀咕了一句。

“胡说,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乖乖给为师过去!”洛白水对着许阳的屁股虚踢了一脚。一股柔和的玄力涌出,将许阳的身形向前推挤了一丈。

许阳耸肩,随即气沉星海,声音在玄力的作用之下,直达龙虎山峰顶:“不肖徒弟许阳,随家师洛白水,拜见师母大人!请师母大人放开阵法,让弟子进去。”

山上一片沉寂,半晌,方才有一个温和的女子声音,缓缓开口道:“你就是许阳么?柔云在你身边,是否还好?”

许阳有些后悔没有将补衣带过来,这样不失为一个突破口。他挠挠头,说道:“谢师母大人挂念,补衣一切安好。”

“你是柔云挑中的男子,应当有些不凡之处。上来吧。”

那温柔的声音再度响起,许阳面前的薄雾纷纷散去,一道金色光桥,缓缓生成。

许阳笑嘻嘻地向洛白水施了一礼:“师父,您先?”

洛白水暗赞许阳乖徒儿不止,一步踏上了金桥。

陡然间,金桥消散了一截,那山顶之上,温和的声音有些愠怒道:“许阳,我允许你上来,却没有准许其他不相干的人,踏上龙虎山。你要清楚这一点!”

虽然发怒,但那女子的声音依旧软糯动听。

洛白水高声叫道:“莞莞,我可不是不相干的人,你就放我上去吧!”

山巅上的声音,又沉寂了下去,显然那秦莞莞,不愿与洛白水搭话。

洛白水没辙了,看向许阳的眼神,有了一丝无助的味道。

许阳叹了口气,以洛白水的能力,直接闯上龙虎山,都没有丝毫问题。守山大阵固然厉害,但还要看是何人操控。如果是张昭重操控,的确能让海皇那样的高手都为之忌惮。但现在操纵者是秦莞莞,绝对挡不住玄皇高手的入侵。

“师父,要不……我先上去,劝一劝师母大人。”许阳说道。

“只能这样了,”洛白水听了半晌,山上没有一丝回音,多少有些垂头丧气,“臭小子……哦不,乖徒弟,你一定要帮为师劝动你师母,不要怄气,张昭重老头儿,是咎由自取……”

“嘘!”许阳连忙竖起手指,“要是让师母听到,您可就惨了。”

洛白水眼巴巴地,看着许阳一步步踏上金桥。

为什么皮肤干燥脱皮
盐城牛皮癣手术治疗
上饶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