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奇幻

暴虎第二百二十五章誤會

来源: 分类:奇幻 查看:4次 时间:2019年11月10日

  暴虎 第二百二十五章 误会

  “陛下不可,这是敌人阴谋……”

  “陛下,若是守卫京城,构筑防线

  ,敌军再多也不足为惧……”

  “陛下……”

  这一日,大寒朝的早朝无疑是热闹的,文臣武将跪了一地,苦苦哀求皇帝陛下收回军令

  “混账一群贪生怕死的家伙”

  而皇帝陛下亦是暴怒,跳起来指着一干臣子怒骂:“天阳乃是皇室故居,葬有英宗、文宗、武宗、德宗、徽宗先祖五人”

  “叛军行军路线,却是故意绕开此处,让东夷蛮子攻打,为何就是想让这群蛮子掘朕祖坟你们是想让朕死后,无颜去见列祖列宗吗”

  皇甫光明手上拿着一张白纸,正是秦少孚逼供出来的进军图这种东西,自然是第一时间就通过快马加鞭送来进城了

  便是秦少孚自己也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居然会促成如此大事

  “皇甫族训:铁骨铮铮纵然是死,也该站着死,怎可受如此大辱”

  皇甫光明眼中杀气腾腾,他虽然向来不重视什么文治,但对武功却是锱铢必较若真是让人掘了祖坟,他便感觉自己这皇帝当了也没什么意义了

  可对于一干文官武将却是有意义的,看皇帝陛下如此,一时间也不敢出声没有人敢说东夷不会做这种事情

  如今天下几国,大寒朝已经与轩辕黄帝没有血缘关系,雍国是炎帝后裔,恒国是祝融后裔,反倒是被皇甫光明称作北方蛮夷的东夷乃少昊后裔,不过是族谱上旁系的旁系,已经不被承认的那种

  当年皇甫明创立大寒朝时,一度被怀疑诛杀前朝皇室那时东夷就传出话来,一旦有机会,必然要绝皇甫家祖坟,以血心中之恨

  只是这么多年来,东夷都没能踏过素河一步,所以成为空谈但如今,却是有机会了

  众臣子无奈,只能将目光看向整个大殿内唯一站立的臣子:太尉秦天恩

  此时此刻,只有这位稳重老臣的太尉大人还有机会劝阻,又或者他索性撂担子不干了,便没有合适的人选领军出战,此事自然也不了了之

  毕竟皇帝陛下敢杀京城任何人,此时也不敢动秦天恩如果逼得秦家再反,那可就不是多一个敌人这么简单了

  可惜,结果是让他们失望的

  秦天恩凝神思索片刻之后,便是上前,躬身行礼:“臣,领命”

  再无有能力的人可以反对,出征之事就此定下

  一干文官武将互相暗中遥望,眼中各有各的失望和绝望无论是谁也知道,这一战凶多吉少

  就算打赢了第一阵,只要不是那种碾压式的胜利,都不可能再迎接下一轮战斗一旦东夷、辽东和金陵的兵马合拢,那可是超过一百三十万的大军

  可惜,没有人再能阻止,只能听着嘹亮的号角声,看着大军出发

  穗城

  秦少孚没有过多的啰嗦,直接放出神武魂,以神武将的身份轻松打开城门,直接进入

  城中守军早已调走,留下的只是一些衙门捕快和少数不想奔波的老兵虽然大寒暴虎怒斩辽东剑神之事早已传开,但他们眼中也翻不起希望的光芒

  毕竟一城之地,不是靠一个人就能如何的

  秦少孚也没有要守这里的想法,只是询问了羽空桑的位置后,就直奔过去

  羽空桑就在东城门上,举目远眺,似乎在等着什么,有些焦急,等看到秦少孚后,顿时大喜,便直接从城门上跳了下去

  秦少孚一下就想起了白玉瑶从城门掉落情景,心中一慌,后背发凉,催动疾风步就冲了过去,一伸手,将羽空桑接在了怀中

  口中埋怨:“你怎能如此冒险”

  羽空桑一脸古怪的看着他,再好奇问道:“你是在担心我摔死”

  秦少孚心中微怒,沉声道:“你以为呢”

  “你以为我是你的白姑娘毫无修为也敢跳楼”羽空桑白了他一眼:“虽然没有你大寒暴虎怒斩辽东剑神这么威风,但我好歹也是琅山传人要不是你修为古怪,正好克制我,真让我放手施为,我也无惧什么东荒三杰的”

  呃……秦少孚此时方才反应过来,对方可是护国圣女木仙子,小剑仙都不敢冒犯之人,怎么会在这里摔死

  一时赧然,不好意思道:“抱歉,倒是忘了”

  “没关系”羽空桑笑了笑:“我倒是挺喜欢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不过,如果没有其他什么,是不是可以把我放下来了”

  “啊”

  秦少孚这才想起,自己还抱着对方,忙是撒手放开这突然一松,也亏得羽空桑修为不凡,这才不至于摔倒

  “抱歉”秦少孚又是道歉:“冒犯了”

  “不用”羽空桑笑笑:“这感觉我挺喜欢的”

  倒是直接……秦少孚心中大呼吃不消,从对方心魔幻境可以知道,羽空桑看似冷若冰霜,可当年与辰笑生的感情中,她反而更为主动

  此时突然对自己这样,莫非是……

  心中生出各种不好意思之念头,那一处羽空桑又是大笑:“没想到堂堂大寒暴虎居然还会害羞,倒是有意思”

  这种话题秦少孚实在不合适,只能转移话题问道:“你怎么来这了金陵大军就要杀到了”

  “还不是为了你”

  羽空桑哼了一声:“白玉瑶已经送到京城……”

  秦少孚心中一急,直接打断:“她情况怎么样”

  羽空桑面色不喜:“不清楚,说是伤的很重,把我师傅都请下山来了皇帝陛下倒是担心你,若是派大部队来寻你,这种关键时刻,没有那么多人马可供浪费若是派少了,又是找不到,所以就让我来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你,看了你帮忙弄出来的进军图,觉得若放出消息说我在穗城,如果你已经往这个方向过来,该是会担心……算你有良心吧”

  真是个美丽的误会……秦少孚心中干干笑了一声,他可不是这么想的不过哪怕感情方面鲁钝如他,也知道此时不合适解开这个误会

  简单问过一番后,两人便是朝京城而去

攀枝花牛皮癣
乐山治疗精囊炎医院
郴州白癜风医院
猜你喜欢